目路教育援港抗疫丨首批援港物资启运驰援香港
2022-06-15 17:05:41 来源:壹点网

我希望自己也是一颗星星,如果我会发光,就不必害怕黑暗。

——王小波

 

我第一次到香港是2012年,对,就世界末日那一年。依稀记得在闹闹哄哄的深圳湾,坐在满是听不懂的声音里的大巴,全程懵逼的到了香港沙田新城市广场。

不知为何我妈给带了羽绒服和冬天的棉被,又饿又累,在麦当劳睡着了。醒来被即将合租的室友“饺子哥”带走,把存着高中和大学期间所有照片和电影资源的移动硬盘和笔记本电脑落在了M记。后来想起去找时,早已不知被哪个“扑街”顺走了。我从那时候,就对香港印象一点都不好。

但是,我还是被香港校园的文化所浸染了。这里有便宜的食堂让我饱腹,老师和同学都很Nice。我跑去中大看朋友,发现这是整个一片山,其中有植物园还有好几个图书馆还有21个食堂,震惊了。后来有机会去了港大,看到了许多著名的地标包括那个雕塑。科大就更别提了,有个学长带我走了一圈累得我半死。理工扎哈的赛马会大楼,红砖墙,都是我日后几年步行回家路过的记忆(还有红磡的好吃的)。教大大埔李嘉诚建的佛像我那时还没有,岭南感觉从来没变过。其他学校都有老师带学生去面试,我去的不多印象模糊了。

还记得,我在浸会读书时,有基督教的社团教粤语,免费的,我寻思去听听呗。结果我一开口,那个胖乎乎的中年妇女老师就笑的不行,她越笑我越有感情的朗读,每次她都拜托我别说了才停。教我的第一首粤语歌是麻将歌,“六婶,三太公,打呀打笼通~”,第二首就是陈奕迅的“单车”了,这首歌每次唱不知为何我都想哭。

还记得,毕业那时,一个学姐邀请我参加婚礼,就在浸会后面那个教堂里,我准备了红包,去了才发现原来没人给钱都是给礼物的,可能是教徒的原因。没好意思放下,后来私下给了她。

还记得,刚工作时,投了一堆简历,去了一个IT公司面试,因为他说的粤语我接受度就20%吧没听懂,只能磕磕巴巴英文交流。看面试官那个面露难色的样子我就直说“咱大家都败浪费时间了”,败,是大连话,就是别的意思。后来进了一家公司,卖香港保险需要牌照,去考PIBA“拍吧”背题,挺有意思的。

在香港7年租了6个房子,我在网上打游戏的ID,也从“沙田一霸”,变成了“九龙塘堂主”--“宝琳大宝”--“海湾轩轩主”--“Sky小Park”--“元朗小宝 ”,你们看看,好像越来越低调了哈。

我第一个房子,因为到期了香港房东不肯退2个月押金,还去湾仔那有个小额仲裁法庭,跟她闹了一个小官司。这些年,我一直想着什么时候过去气气那个香港50岁的粉红老处女,后来一个是没到出时间,另外我也不生气了。在香港的街市,我看到蔬菜处理的非常干净漂亮,人家给你整条鱼,嘁哩喀喳麻溜的,贼好。讲真我在我的家乡没人这么弄的嫌麻烦。

有一次,刚从机场赶回公司加班,然后坐小巴,八达通忘充了,兜里一分钱没有,还没等我解释完后面大妈帮我投了币,感谢之余我也没加上大妈的信,可能是咱魅力不够。

有一次,我带客人去太山顶拍婚纱,保姆车停错了位置,A Sir一听我一口大碴子广东话,满面通红的解释他们是从内地来的客人已经拍完打算走了,本写好的500罚款直接给撕掉了,说记得下次注意。

 

(好像当年是去大澳还是梅窝时候拍的)

除了夺命小巴,还有不变的天星小轮,长洲南丫岛的星星,马湾的诺亚方舟和愉景湾的月亮。不是重庆来的重庆鸡煲,北角码头有个做曲奇的贼好吃,我保证你不知道。有钱了海港城,没钱东荟城也不是不行,鸭脷洲也挺神奇。丽兹卡尔顿的俯瞰维港,大屿山大佛的震撼坐镇,超级高效的香港机场。

还有那些香港电影和音乐,给我们带来太多的美好。

 

我原先跟朋友一起做“活石学院”,就已经深港两地来回跑。后来创立目路以来,基本都在深圳公司,疫情后就没回过香港。

每次跟香港团队开会,我也担心他们,不过这两年也这么过来了。

年后以来,深圳疫情的情况也急转而下。

《权力的游戏》里说,“你们出生在夏天的,何曾知道什么叫恐惧”,然而,winter is coming!我个人住的地方和公司都是2.22日开始封闭。

 

而自年后香港疫情以来,我都一直高度关注,因为朋友圈里也太多在这生活的朋友了。看到每天新增的数字,感受到学生们的恐慌,我们都很焦急,我想帮助我的第二故乡。这个时候不出手,那啥时候?讲真我觉得这是过去20年香港最大的危机都不为过。

先是第一时间联系了在校的学生,了解现状。

 

在我还未封闭之前,就联系了港大医学院一位师兄——原本是给学校实验室和学生用的核酸快速检测试剂盒,Delta 和 Omicorn都是可以检测的,也已拿到FDA,CE的认证,鼻子和喉咙和口水三合一。

 

我们于2.18-19开始,陆续联系了深圳福田区统战部、中联办、香港各院校学生会和内地生组织、民间组织等。货源方厂商也表示正常批发及市面价格要30-50HKD每盒,那么既然我们是捐赠,作为善举,他们也愿意支持我们给到更低的出厂价。物流顺丰也是可以尽量配合我们大量货整批发出,中途由于深圳疫情原因,公司也封了,稍慢了点。

 

终于,第一批货,接近4000只自检盒分别寄出,给香港11个收货方。

也因为,香港很多地方已经停止派件,中间经历了不同的地址更改和协调。

Anyway,目前都收到并且已派发给需要的学生和百姓了。

 

 

 

 

 

反正我们觉着吧,公司和家里小区都被封,但是这个事也要做,这是个态度。我们不管是啥组织,是什么样的人收到,是学生是街坊阿婆是中年大叔对他有一点点价值,能起到一丢丢作用,就行了呗。

 

 

 

 

 

有个派发的小视频,希望阿婆阿叔健康长命~

,时长00:22

 

 

也辛苦各位组织者志愿者,众心共力,希望香港快快好起来度过此次难关。

欢迎大家持续关注我们,近期还会组织送出第二批物资,有未能触及需要的在港学子也可以私信我们,公司尚余部分物资(物流限制未打包走)可以赠与各位哈~

可以小红书点赞or评论or自己发内容@目路教育Seepaths。并私信我们领取哈~

以下为部分收到物资组织的反馈~

 

 

 

我在香港,辣么多年,包括很多咱们老师。说是现在的疫情,还是之前社会动乱,还是之前香港保险火爆,都见证了这个Decade十年。

有的人毕业后or工作几年就离开了香港,有的老朋友还在这里坚持,守护梦想,全家都过来发展生活,还有的新面孔刚过去,新鲜又嫩,等着成熟呢。

更多的他们,都从少年,意气风发的菁英,成长为了宝妈,孩儿爸,但我们绕不开的话题,都是“香港”二字。

您觉得我们这个行动有意义,可以帮我们转发让更多人看到,参考一下,可以这样实现。有一点感触的,也可以联系我们来一起做这个事嘛。

 

我也知道:每个人都在自己的生命中,孤独地过冬。我们帮不了谁。但不管多么杯水车薪,我都觉得有意义。不仅是对受赠者,更是对我们自己来说——

所有人都会死,但不是所有人都活过。

难离难舍,想抱紧些。我曾似男儿伏于香港的肩膀,如今香港更需要祖国的臂弯,没问题小事儿哈

我虽是浸会大学毕业的,不过抱歉我不相信上帝,但是如果这次疫情尽快过去少些疾苦,我会尽全身心感谢他。

本文作者

Andy大大

目路教育创始人

港漂老Babe

真人比照片帅

喝酒比吃肉多

 

免责声明:市场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此文仅供参考,不作买卖依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