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言弃24年寻女 背后辛酸让人落泪

来源:新浪         发布时间:2018-04-16 09:38:44     

原标题:寻女24年 相聚10天又要再次分离,背后的辛酸让人落泪…

4月3日,成都,在众多媒体的见证下,失散24年的一家人骨肉团聚,王明清终于见到了日思夜想的女儿王启凤。女儿喊了一声“爸”,王明清就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

已经过去了一周时间,王明清依然难掩找回女儿的激动。24年之前突然失去女儿的情景,已经深深刻在了他的脑海之中。1994年,他和妻子刘登英从四川安岳县的农村老家到成都谋生,在九眼桥附近摆地摊卖水果,夫妇俩一边卖水果,一边照看还不满三岁的女儿王启凤。

王明清憧憬着未来的生活,可是他怎么也想不到,几天之后,一场灾难从天而降。1994年1月8日下午5点左右,王明清夫妇俩的水果摊点围上来一群人,其中一名男子掏出一张一百元的钞票买香蕉,因为找不开零钱,王明清就去附近的其他摊位换零钱,留下妻子招呼顾客。等王明清换好零钱回来交给买水果的男子,围上来的这群人相继离去,这个时候,王明清夫妇发现一直待在水果摊旁的女儿已经不知去向,事后他们怀疑是前来买水果的这群人拐走了女儿。

记者:当那天晚上确认姑娘找不着了,你们怎么接受这个现实?

王明清:当时真的无法接受,那个时候只有跟老婆抱头痛哭,没别的选择。

女儿失踪的半年时间里,王明清停下了手中的生意,寻找女儿成了王明清夫妇生活的全部。他们在报纸上登了寻人启事,三天两头去成都市福利院打听失踪儿童招领的消息,找遍了成都市的大街小巷,却没有任何收获。而因为没有了经济来源,他们的生活很快陷入了困顿。

为了更方便寻找女儿,王明清在成都女儿失踪的区域找了一份新工作,拉板车为小区住户运送蜂窝煤,一干就是七八年。

让王明清夫妇怎么也想不到的是,大女儿失踪后生活的地方竟然就在离自己老家不到20公里,离成都100多公里的地方。

记者:你从小是在哪儿长大的?

王启凤:在安岳长大。

记者:在哪儿读的书?

王明清:在来凤,其实当时我们中考的时候,就在离我们现在的老家几里的地方。

记者:那也就是说你离你这个真正的家庭没有太远?

王启凤:没有多远,最多就是20公里,也许曾经还擦肩而过,很多人都说你这个比那电视剧拍得还精彩,我说这确实是这样。

因为最初年龄太小,王启凤已经记不得失踪时的情形。在她的记忆中,自己的名字叫康英,父亲很早去世,是奶奶把她照顾长大。

记者:妈妈呢?

王启凤:没有妈妈,妈妈永远都是生活在梦里的。

记者:从记事开始就没有过?

王启凤:对,没有。

记者:家里人怎么跟你解释的?

王启凤:其实很多人都跟我说过说我是捡来的。

记者:谁跟你说的?

王启凤:村里很多人都说。

记者:你怀疑过吗?

王启凤:没有。

记者:为什么这么多人说你都没往别处想?

王启凤:没有,因为当时我也记不清到底是谁跟我说的,我爸爸最后有了我妈妈以后,我妈妈嫌家里穷生下我,我还没有断奶的时候就走了,我一直在心里就认定了这个。

记者:你在成长的过程中你觉得跟别人可能不一样的,就是你没有妈妈?

王启凤:对,就跟别人不一样,这20多年以来就因为是没有妈妈的孩子这句话,我受到了太多太多的事,太多太多的人的评论,我就觉得我不管做得再好他们都会这么说我,心里头真的一点都接受不了,当时甚至有想过放弃生命的那种想法,我真的承受不了了。

王启凤过着缺乏父母关爱的生活,而在一百多公里之外,王明清夫妇继续着寻找女儿的日子。后来,虽然又有了一男一女两个孩子,王明清夫妇一直没有放弃对大女儿的寻找。后来因为成都市区禁止使用蜂窝煤,王明清失去了运送蜂窝煤的工作,为了扩大寻找女儿的范围,他考了驾照,使用拉蜂窝煤挣的钱买了辆微型货车跑运输。

2014年,王明清夫妇到公安部门采集了DNA样本,加入了全国DNA打拐数据库。而在另外一头,王启凤继续着自己的生活轨迹,她依然没有怀疑自己的身世,读书上学,最后离开四川到外地打工,结婚生子。2015年,跟随丈夫回到吉林省磐石市的农村生活,也就是在这一年,王明清把货车卖了,买了一辆小汽车,成了一名网约车司机,继续着寻女之路,用他的话讲,只要在路上不停地寻找,他才能找到做父亲的感觉。

记者:这些卡片是您什么时候做的?

王明清:这个卡片是一个好心的乘客,姓方,广告牌都是他给我做的。

记者:可是您找的是20多岁的姑娘,您给人的照片是两三岁时候的照片,实际上有效信息也很少,而且您这个所谓的特征,早都随着时间过去了,特征都没了,不能哭一哭就反胃,这说的是小孩,现在人都这么大了,这信息怎么找人。

王明清:因为我当时想的是什么,我女儿被人贩子卖给对方了,对方有可能会给她长期灌输,你是你爸爸妈妈不要的孩子,她不但不站出来找我,反而还会恨我,我把那个信息,让她总有一天看到了,她自己看到了那个年龄段是不是,好像我是,觉得像,她就会到公安局去免费采集DNA。

通过网约车,王明清接触到了更多的人,只要有机会,他就会向客人讲述自己寻找女儿的故事,请求他们帮着寻找。很多人都会同情鼓励他,答应帮他寻女,但有时候也会遇到不理解。

王明清:有个小伙子坐我的车,当时他看到我的寻人启事广告,他当时上车就骂我。

记者:他为什么要骂您?

王明清:他说人家长大了你才来找,人家现在都好大了,二十几了,二十六七了,你现在才来找,找到人家让人家供养你,以前干什么去了,我说兄弟当时我很伤心,我说你肯定还没当父亲,如果你们家丢了孩子,从哪个时候找,等个一二十年才找,还是刚刚丢了的时候就开始找,他当时也很不乐意,我说了他过后,我当时心里面也有点气,我拉了那么多乘客,只有他,我说了一声,你给我滚下去。

后来,王明清寻找女儿的事情被当地媒体报道,引来了更多热心人的帮助。因为家里从来没有大女儿王启凤的照片,王明清只好将小女儿小时候的照片印到了寻人启事上,他只是感觉两个女儿小时候长得像,却不知道失踪的大女儿长大后会是什么模样,让王明清感激的是,2017年3月份,山东省公安厅首席模拟画像专家林宇辉联系到他,说要义务帮助画出大女儿王启凤的长大后的画像。事后证明,林宇辉警官画的这张画像和王启凤本人非常相像。今年3月份的一天,在东北生活了三年的王启凤意外得知了自己的真实身世。

记者:这个事是谁跟你说的?

王启凤:其实当时3月9日那天上午,我受了一点语言的冲击。

记者:谁跟谁?

王启凤:一个亲人给我说了一点话,让我特别难受,就是没有妈妈的孩子怎么怎么样,那种痛从一个刚开始小树苗一直萌芽,到最后确实真的承受不了的那一刻,我打电话了,就问我四爸,我说四爸我到底是哪儿来的,我妈到底是谁,到那一刻我都没有怀疑过,我不是家里亲生的孩子。

记者:那四爸怎么跟你说的?

王启凤:我四爸开始没有跟我说,他说你不知道更好,这个事我告诉你你会更难受,完了我说不管多难受我都要承受这个事实,我一定要知道,他就跟我说了,其实你是捡来的,你是在九眼桥捡来的,我听了当时特别心痛,原来我是捡来的,原来我真的是捡来的。

从四叔那里得知自己的身世后,王启凤开始上网查询有关成都九眼桥寻亲的信息。

为了确认父女关系,王启凤到当地公安机关采集了DNA样本,警方将对她的DNA信息和王明清夫妇的DNA信息进行比对,等待比对结果的20多天时间,显得格外漫长。

4月1日,一家人终于等来了激动人心的消息,DNA比对结果确认康英就是失散24年的王启凤,两天之后,王启凤和丈夫带着两个孩子乘飞机从吉林赶到成都和家人团聚。

王启凤:当我妈出现的那一刻我特别想向全世界的人说,我有妈,我不是没妈的孩子,我妈在这儿呢。

记者:你这个心结太重了?

王启凤:我也不知道,反正我回到这个家以来,从来没有过陌生感。

记者:真的?

王启凤:对,我现在动不动说,妈妈你在哪儿,妈,特别想把20多年没叫的,全部给叫完。

记者:由着性叫是吧?

王启凤:对,我妈坐那儿,妈。

记者:叫妈什么感觉?

王启凤:不知道,反正就是特别想叫。

记者:叫爸爸呢,什么感觉?

王启凤:我会故意叫老王,过来。

记者:为什么不叫爸?

王启凤:我也不知道,觉得特别舒服,我也可以撒撒娇,老王头你要干啥,妈,他打我。

刘登英:他不打你,他找你那么久,还打你。

团聚的日子过得很快,王启凤打算在4月12日和丈夫孩子一起返回吉林的家中。

记者:你怎么看你爸爸妈妈这么多年,从来没放弃过去找你?

王启凤:我有过欣慰更多的是心疼,丢失孩子的那种痛,很多人都理解不了,其实我女儿当初也丢过,就在短短的半个小时之内,我几乎从天上到地下经历过好几次,那种感觉承受不了。

记者:所以你能理解你父母。

王启凤:我爸爸妈妈经常跟我说女儿是我对不起你,我说你们没有对不起我,你们生我还养了我,那就是给我最大的恩赐。

首页 | 图说 | 科技 | 校园 | 旅游 | 视频 | 财经 | 娱乐 | 文化 | 创业

尚七网运营中心版本所有-EDU777.COM Power by DedeCms 津ICP备10005842号-7

电脑版 | 移动版